科迪乳业陷奶农欠款风波:区域乳业生存艰难典



  中国网财经8月2日讯(记者 陈琼)曾经一手缔造了“小白奶”奇迹的日前陷入“欠奶款风波”,多名奶农在讨要奶款无果的情况下聚集到科迪乳业公司门前讨要说法。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到,科迪乳业从2018年开始拖欠奶农奶款,目前拖欠的奶农资金大概1.4亿元左右。“欠奶款风波”也撕开了一道口子,暴露出急于多元化科迪乳业资金短缺,还反映出龙头乳企挤压下区域企业的举步维艰。

  科迪乳业拖欠奶农1.4亿元奶款

  7月31日,多名奶农顶着烈日在河南科迪乳业门前讨要奶款,此消息也在乳业圈内迅速蔓延开来。一名知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前来讨要奶款的是两家奶牛养殖场的负责人,科迪乳业一共欠了这两家奶农一千多万奶款,“领导在屋里开会,奶农在门口太阳下面”。而据另一名知情人士透露,科迪乳业合计欠奶农的资金大概1.4亿元左右。

  据现场一位奶农透露,这家乳企欠两位奶农各600多万元的奶款。两位奶农每个月都会来“讨债”,乳企每次给的回复都是“一定会解决”,但是都无果而终。据了解,不仅仅是这两位奶农,现场还有其他奶农,一些人的奶款居然被拖欠了大概20个月之久,“乳企有时也会先还一部分奶款,但相比之下都是杯水车薪”。

  当被问到合同是怎么签订的,为什么没有按照合约履行时,一位奶农无奈地表示,他们手里并没有合同,在跟这家乳企签订合同时,都是奶农们先盖章,之后乳企以收回合同要盖章为由,就再也没有把双方都盖好章的合同返回奶农们手中。现在奶农手里只有自己的出库单以及给乳企开的发票。

  据了解,经过当地政府的中间协商,科迪乳业答应会在8月1日12点之前给奶农一个答复,不过截止目前奶农并没有等到明确答复。

  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科迪乳业对奶农奶款的拖欠始于2018年年初,“从2018年年初开始欠,2018年年底象征性的给了点,2019年年初到现在为止一直没给钱,所以引起的奶农的不满”,一名业内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

  “这个事情的客观上反映了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就是现在很多的这种区域性企业业绩非常不好,很多在亏损,也有很多企业为了维持经营,在变卖资产,卖土地卖设备啊。”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卷入“欠奶款风波”的科迪乳业暴露出资金短缺的一面,”可能把一些资金挪用造成的资金亏空“。

  在中国市场日趋国际化背景下,龙头企业加快市场集中度提升,促使区域企业业绩不断下滑,不少企业变卖资产维持生计,还有企业资金严重短缺,陷入困境,科迪乳业就是一个典型样本。

  在宋亮看来,区域性乳企生存日子越来越艰难,未来很可能走上一条资产变卖、低价出售壳资源的道路。

  据中国网记者了解到,科迪乳业拖欠奶农奶款的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公司与奶农的博弈仍在持续。中国网财经记者就此事采访科迪乳业相关fuzzed,截至发稿,科迪乳业并未对此事有任何回应。

  陨落的“小白奶”

  在科迪乳业发展的道路上有两个一闪而过的机会,只不过现在看来都错失了。

  2015年6月30日在深交所主板上市,之后科迪乳业“年产40万吨液态奶项目”顺利投产,解决了产能不足问题,成功并购了有60多年历史的洛阳巨尔乳业公司,实现了中部大乳业的战略布局。完成了10万吨低温奶改扩建和冷链物流建设,增加了公司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不过随后科迪乳业将重心放在了零售店的建设上,“搞得几千家零售店,然后亏得一塌糊涂,如果他把这笔钱拿过来用于这个产品研发和品牌建设的话,我觉得到今天科迪应该还是河南地方龙头企业的重要一支力量,但他错失了这样的机会”,宋亮指出。

  2017年是科迪乳业的高光时刻。这一年,科迪乳业推出一款网红小白奶爆红赚得盆溢钵满,小白奶在内的常温乳制品的销售额增长达65.8%,科迪乳业也迅速站上了风口,成功走进全国消费者视野。

  陨落同样也来的快。2018年上半年,科迪乳业的小白奶“风光不在”。以其为代表的常温乳制品业务营收同比下降了25.62%,毛利率也出现大幅度下滑,从去年的26.43%下降至18.97%,下降了7.46%。

  在宋亮看来,小白奶昙花一现主要原因是准入门槛比较低,因为饼不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产品,其次,科迪的产品结构单一,高毛利的产品不多。

  成也网红奶,败也网红奶,科迪乳业也意识到产品结构单一带来的风险,在2019年6月底的科迪乳业全国经销商大会上,科迪乳业南方大区营销副总王得力指出,“降低网红奶的销量占比,是我们分散产品风险的重要举措,同时加大力度推进其他单品的销售。”王得力指出,小白奶从2017年90%以上的销售占比已经降到了70%左右,“虽然小白奶的占比在下降,但是销量还是一路攀升的,我们对小白奶的后期市场发力并不担忧。”

  这些话被视作科迪乳业在给经销商“画饼”,真实的情况是,小白奶销售并不顺畅,在一线城市的商超里,曾经爆红的小白奶几乎难见踪影。

  区域乳企的危机




上一篇:神木市四卜树村:一个贫困乡村的振兴范本
下一篇:《光明日报》点赞山东农村职业教育:中国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