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白质检测 疾病早现形



蛋白质检测 疾病早现形

蛋白质检测 疾病早现形

蛋白质芯片实验室内设备

  广州创新英雄

  活到150岁,这是可能的事情吗?蛋白质芯片专家黄若磐认为,这就是他希望为之奋斗的目标。他表示,也许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就能实现这个愿望。

  蛋白质芯片技术,有助于提升医疗健康管理技术。患者只需要提供1毫升血清,就可以检测超过1000种蛋白标记物,并得到自身的血清蛋白谱基准线。通过持续跟踪,发现异常指标,提早进行干预,疾病就可以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这就是蛋白质芯片技术的神奇之处。

  作为世界首个人类细胞因子蛋白质芯片的研发者,9年前,黄若磐教授带着自己的这项国际领先技术回到广州创业。如今,黄若磐已在广州建起全球种类最多、规模最大的蛋白质芯片生产线,年销售额上亿元。

  独门优势:蛋白质检测全球最先进

  黄若磐是国际知名的蛋白质芯片专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广州瑞博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随后在日本鹿儿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来他到美国深造。2000年被聘为Emory大学助理教授和首席研究员。当时,业界通过芯片检测DNA,黄若磐就想,能否把这种技术用于蛋白质检测。

  为了抢占技术制高点,他专门从西雅图搬到亚特兰大,一个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做实验。“那半年,真是没日没夜。全部都要用手去操作,一个玻片上有几千个点要操作,当时也没有机器人,全部都要用手逐个点下来。一天下来,人都快虚脱了。”经过一年多的摸索,他终于研制出全球首个细胞因子蛋白质芯片,不过当时只能检测出23个指标。即便如此,整个学术界都为之轰动了。2002年,他在美国创立了RayBiotech公司,专门生产蛋白质芯片。

  什么是蛋白质芯片?黄教授解释说,人体若发生病变,其血清蛋白会第一时间有所变化,通过蛋白质芯片,检测出以血清蛋白为生物标记物的变化,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对患者病情作出判断。“医生可以采用蛋白质芯片技术,通过蛋白谱反映出人体的健康和疾病发生发展的动态变化,进而采用有效的预防或干预措施,实施精准治疗,将疾病扼杀在摇篮里。”

  黄若磐说,他的蛋白芯片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药物开发、疾病标志物筛选、药物作用靶点研究、健康管理等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领域。对于自己的蛋白质芯片,黄若磐充满自豪。“全世界做蛋白质检测我们是最先进的,我们能定量检测1500多种人类蛋白质,国际上一般只能检测几十个或几百个。”

  广州创业:开发区热情邀请他来创业

  2009年,受到广州开发区的热情邀请,黄若磐决定回国创业。“我看得出,广州当时是求贤若渴,为我提供建设实验室的用地,还有600万元启动资金,并为我们提供科技人员公寓,还有贷款方面的补贴。”黄若磐说,他被广州的诚意打动。2009年11月,黄若磐以广州开发区首批科技领军人才的身份来到广州,投资1000万美元成立了广州瑞博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创业之艰辛,黄若磐至今仍记忆犹新。初到广州时,开发区到处都是农田,他是第一个入住香雪国际公寓的专家。那里没有吃饭的地方,也打不到车。当时,很多美国的博士都劝他不要回来。“他们说,你都20年没回国了,玩得转吗?但我觉得我是中国人,这项技术应该造福中国百姓。”

  他的蛋白质芯片在美国基本上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在中国创业之初,他只能先找到经销商,通过让利,让他们协助销售。经过差不多5年的摸索,黄若磐逐渐摸索到在中国经营企业的诀窍。如今,公司已经发展到200人规模,产品种类达上万种,年销售额达到上亿元。

  黄若磐的技术在市场上一出现,就备受追捧。中山大学肿瘤医院、中山一院、北京安贞医院等,都利用该技术来为病人管理寻找新方法。辉瑞、默沙东等世界十大药企和斯坦福、哈佛等研究机构都在使用瑞博奥的技术进行新药研发。

  技术应用:检测肿瘤用芯片很快进市场

  在对于如何进行技术攻关这个问题上,黄若磐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在高通量技术方面,需要开发可同时检测超过5000种人类蛋白质的芯片,基本覆盖全部与疾病相关的蛋白质。另外,需要开发可以同时检测所有信号通路及细胞活动相关蛋白变化的芯片。他表示,他正在开发可以同时检测上百种自身免疫抗体和过敏反应的蛋白质芯片,推进蛋白质芯片技术在体外诊断方面的应用,首批芯片将用于检测肿瘤多项指标,如肝癌、肺癌、胃癌的芯片,很快会进入市场。




上一篇:沃析:体检筛查品牌沃析战略合作发布会1月2
下一篇:Cell Systems:操纵IKZF1基因有望增强癌症免疫治疗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