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最有潜力药物试验数据,涉及RNAi干扰、基因



2022年的预测名单上有许多潜在的重磅药物,许多化合物都是高风险、高回报的候选药物,试图突破药物治疗的界限,包括CRISPR、RNAi干扰和基因治疗等新技术。

从2021年进入2022年,以下这些有前途的候选药物有望在来年产生重要的数据结果:

01

礼来/罗氏阿尔茨海默病药物donanemab

日前,礼来已开始对其候选药物donanemab进行滚动申请。该提交基于2期数据,使用淀粉样蛋白斑块的清除作为临床疗效的替代标志物。礼来希望在2022年末获得该药物的批准,并且正在同时进行一项验证性的3期试验和一项预防研究。明年应该会看到来自donanemab与渤健Aduhelm的高风险、头对头试验的初步数据。

如果donanemab能够胜过Aduhelm,而礼来在定价方面也很精明,那么它可能会击败这个领先获批的竞争对手,尽管donanemab可能不得不面对与渤健一样遭遇质疑的声音。

此外,罗氏还在对其淀粉样蛋白靶向药物durvalumab进行3期试验,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发布。几年前durvalumab未能通过3期试验,但罗氏表示以更高的剂量可以提高其清除淀粉样蛋白的疗效。

02

CRISPR/Vertex基因疗法CTX001

CRISPR Therapeutics和Vertex正在与BluebirdBio展开竞争,将针对罕见血液疾病镰状细胞病(SCD)和β地中海贫血的一次性基因疗法引入美国市场。

CRISR和Vertex一直在持续稳定地发布其基因编辑疗法CTX0011/2期试验数据更新。由于这些研究的受试者现已全部入组,他们正在等待随访期结束,然后才能最终确定结果。

如果一切顺利,两家公司计划在2022年底之前向美国FDA提交申请。今年早些时候,当监管机构首次开始调查Bluebird的竞争对手基因疗法LentiGlobin(bb1111)所见的癌症病例时,CTX001的前景似乎更加明朗了。

03

辉瑞/Sarepta/Solid的DMD基因疗法

Duchenne型肌营养不良症(DMD)基因疗法的开发正在进行一场三家公司的比赛,可能会在2022年进入最后阶段,但最终哪家可以获胜仍充满了未知。

辉瑞是第一个将其fordadistrogene movaparvovec(PF-06939926)候选药物纳入第3阶段试验的公司,但在报告了3例肌肉无力(包括心脏组织炎症或心肌炎)病例后,该公司被迫收紧了招募标准。

与此同时,Sarepta正在进行候选药物SRP-9001的EMBARK3期试验,该试验于10月开始。该公司正在等待其中期研究的第二个数据结果,该数据在今年早些时候报告第一阶段时错过了主要终点。

Solid另一个基因治疗竞争疗法SGT-001,相比上述两个竞争对手稍微落后一点。Solid在今年的1/2阶段研究中产生了令人失望的中期结果。该研究于2019年遭到推迟,当时FDA因肝脏和血小板副作用而进行了临床试验。

04

诺华骨关节炎药物LNA043

诺华公司目前正在进行一种新药血管生成素样3 (ANGPTL3)激动剂LNA043的2b期试验。如果成功,该药物可能成为第一种治疗骨关节炎的药物疗法,以解决疾病中发生的潜在软骨损伤,该药物于今年9月获得了美国FDA的快速通道指定。2b期试验涉及550名患者,他们将被随机分配到四种KLNA043剂量中的一种或安慰剂。

诺华预计将在2022年底之前产生第一个试验结果,但后续工作要到2024年才能完成。另一项针对138名患者的研究正在招募因膝关节骨关节炎引起中度至重度疼痛的患者,受试者将单独接受LNA043、诺华的抗炎药 Ilaris(canakinumab)、两种实验性药物或安慰剂。

05

百时美施贵宝milvexian

11月,百时美施贵宝和合作伙伴强生公司报告了milvexian的第一个概念验证数据,该药物是百时美施贵宝重磅抗凝药Eliquis的后续产品,该药有望成为市场上第一个口服XIa因子抑制剂。第二个中期试验AXIOMATIC-SSP旨在研究milvexian在预防中风或短暂性脑缺血发作患者继发性中风方面的潜力,百时美施贵宝需要来自两项研究的集体数据集才能将milvexian带入第3阶段,而AXIOMATIC-SSP将于2022年上半年交付结果。

百时美施贵宝的目标是将一种新的血液稀释剂推向市场,它可以与靶向Xa因子的药物(Eliquis和强生/拜耳Xarelto)的功效相匹配,还能避免和限制治疗导致的出血副作用风险升高。

06

诺华iccenticaftor

诺华正在研究icenticaftor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的疗效,不过结果到目前为止喜忧参半。在一项概念验证研究中,与安慰剂相比,在患者使用支气管扩张剂前后测量的基线肺功能变化方面,icenticaftor取得了适度的改善,它还改善了炎症的生物标志物并减少了痰细菌定植。




上一篇:携有大量基因突变的“奥密克戎”,究竟有多凶
下一篇:听力损伤竟能逆转?波士顿团队首创双载体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