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灵动的青绿山水间,有一株惊艳的“兰”



陈佩秋一生中对画的追求,一直没有停步,她的青绿山水名噪一时,而这成就已是在她花甲之年;而当年初进上海画院,每次去龙华苗圃写生,她总是只身去苗圃的兰花房,一画就是一整天。她说她爱兰,百花中不争宠,有着脱俗的美,一两朵兰花,会带来满室清香。
知名画家陈佩秋于2020年6月26日凌晨三点仙逝,至今已有两个多月,澎湃新闻特此刊发旅居海外的张曙忆与陈佩秋交往的纪念文章。

陈佩秋(1923年2月-2020年6月)

陈佩秋(1923年2月-2020年6月)

昨夜我又做梦,梦到佩秋老师了,她坐在画桌前,静静地,身上洒满阳光,还没说一句话,我一下惊醒,突然意识到陈老师走了,走了!满屋的月光如泻,一种难言的不舍又上心头! 
我和陈老师因采访而相识,而且是从吃闭门羹开始结的缘。这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那年“三八妇女节”,报社编辑部挑选了几位在各行中卓有成就的女性进行报道,其中有陈佩秋。我打电话和她预约时间,在电话中当她得知是为庆祝妇女节去采访她,便一口回绝,说这题目立意就是女的低人一等,因为她是女的,所以降格以求采访她,她不接受,爽爽气气地让我吃了闭门羹。就此我在心里也把她删掉了。
但没有多久又发生一件事,改革开放后,上海昆剧团赴香港演出,名角梁谷音随团前往,这是上昆第二次赴香港,而梁谷音是第一次。以前梁总因家庭出身被列为另类。而这次公正对待,她光光彩彩赴港了,我写了一篇《送梁谷音首次赴港演出》,见报前我想让梁谷音看看稿子,再核对一下事实,但昆剧团出发在即,梁谷音特别忙,她约我在陈佩秋家碰头,那时我已听说,陈佩秋爱才,待梁如同自己女儿,为梁谷音赴港忙前忙后。稿子见报在即,我无从选择,硬着头皮带稿子去陈佩秋家,梁谷音已在,连忙看稿子,看着看着她泪水直流,最后竟掩面哭泣,我一时慌了,不知说什么好,是陈老师不断递纸巾给梁谷音,并低声劝慰。接着陈老师拿过稿子看,然后一声不响,走向里屋,我一时无所适从,得知稿子没有什么修改,我赶忙告辞,在门口,陈老师出来了,陈老师对我说,今天你有事不留你了,以后有空过来坐坐。
稿子见报了,很意外接到陈佩秋的电话,请我多买几份报纸,说让梁谷音忙定了给她在外地含辛茹苦的妈妈寄一份去。第二天,我送报纸去,只有陈老师在,在她的画室静静对坐,她谈到昆剧团第一次赴港,名角儿只留下梁谷音,她说看到我稿子中写当年还是年少的梁谷音,大部队起程了,一大早她单独去空空荡荡的练功房,泪水和着汗水流,她说她也忍不住。那天谈话陈老师那样柔情,那样亲和,完全改变了我对陈佩秋的偏见。这以后,一步一步,走近陈老师,感受到她的善良,她的爱,她的那颗温暖的女人心。还有她绝顶的聪明在艺术上的不断进取。

陈佩秋 《饱饱金珠胜似春》1974年

陈佩秋 《饱饱金珠胜似春》1974年

陈老师是当今画坛的大家,她的艺术成就,她对中国画的开拓,建树。取西洋画所长,揉进她作品的灿烂,我没有资格评说。但我想说的是,我爱她的画,爱我所见过的她的每一幅画! 不论是花鸟,或是重彩青绿山水,不仅是呈现出来她的画独有风采的美,而我更感受到,她的画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洋溢着对生命的爱,无边的爱!

陈佩秋 山水

陈佩秋 山水

记得有一次看到她画的一幅柳树,整幅画面,就是满满的垂柳,不见树干只是柳枝,且不说那一笔一笔,细细工笔画的柳叶,那别样的构图,让你从心中喊好,再看那浅浅的绿色柳枝,似在风中轻轻摇弋!啊,这是生命的歌唱!画家心中有爱,笔下才能传递大美。中国的山水画,大家云叠,但惟她才有的别一样青绿山水,不仅给你领略沁入心中的群山之美。记得有幅青绿山水,重重叠叠美极的青绿山峦,铺满整个画面,但在画的上方,露出点点的一缕清泉,却感到把画家心中满满的爱喷洒在全画中。她的花鸟也是她的强项,她画中的鸟,笔下的花,那样的灵动,不仅让你惊叹花的美,还让你呼吸到生活的美,那画中的鸟,似乎听到清脆的欢乐的叫,让你深切感受到画家心中对生活的大爱!

陈佩秋 竹鸭图 




上一篇:第十二届北京菊花文化节开幕 40万株菊花亮相
下一篇:【一城一忆致匠心】长株潭龚明科:我在口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