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K与吉利德:“抗艾”路上,谁赢在了起跑线?



GSK与吉利德:“抗艾”路上,谁赢在了起跑线?


吉列德,不仅HCV药物很牛,HIV药物也很牛

众所周知,吉利德的丙肝明星药Sovaldi和丙肝鸡尾酒Harvoni实现了“鲤鱼跳龙门”,在美国处方药销售市场中取得骄人业绩,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印钞机”。事实上,除了丙肝药之外,吉利德公司的抗艾滋病药物在市场上亦是叱咤风云。

根据吉利德(NASDAQ:GILD)年度报表显示,吉利德有7种在售的艾滋病药物,品牌名分别为:Atripla、Truvada、Viread、Complera、Vitekta、Tybost、Stribild。预计在接下来的5年内,吉利德艾滋病药物将继续雄霸艾滋病医药市场,到2020年在年度报表中公布的在售艾滋病药物市场份额达逼近100亿美元。

在艾滋病药物市场上,紧随吉利德之后的是葛兰素史克(GSK)公司旗下的艾滋病部门ViiV Healthcare,作为GSK集团业绩最突出的子公司之一,ViiV Healthcare产品销往全球几百个国家,服务于数千万HIV患者。

抗HIV药物市场炙手可热,美国市场主要被5家公司瓜分

在治疗性药物方面,艾滋病药物的进展速度可谓是“高铁”般,在10年前,艾滋病被认为是无法治愈的。而一些大药厂正是敢于吃螃蟹,为迎合庞大的艾滋病患者的市场需求,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进行抗HIV药物研发。当其他的药厂从意识到该市场的前景之时,却发现这个市场已经被瓜分地差不多了。

根据彭博分析师的最新数据,吉利德拥有的抗HIV药物在美国拥有47%的市场,剩余的市场由GSK、艾伯维、强生和默沙东瓜分。

随着吉利德公司在抗HIV药物研发方面的进步速度,整个行业变得越来越透明,除非是研究出了完全治愈艾滋病的药物,否则其他竞争对手难以获得更大的市场突破。此外,当下主要的抗HIV药物的专利期在2026年左右,这对于新进入该领域的厂家而言是一个致命的“杀手锏”,新进者几乎无法获利。

David Redfern,他是GSK的首席战略官和其旗下艾滋病药物保健ViiV Healthcare部门的主席,最近表示:HIV治疗领域的盈利日渐缩减,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该细分领域在上世纪80年代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尽管如此,GSK仍然对抗HIV药物产品线持有很大的信心,GSK正计划将重点聚焦于发展中国家的抗艾滋病药物生产,这些药物不仅可以减少副作用,二姐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简化艾滋病的治疗方案。

抗HIV药物市场上,GSK和吉利德将各领风骚

GSK旗下的ViiV部门已经为整个集团带来了巨大的发展,虽然GSK曾经决定分拆ViiV出售后者部分股票使其上市,而现在ViiV Healthcare的CEO Dominique Lime则表示,ViiV 部门将是公司未来业务增长的主要突破点。在抗HIV药物的市场上,最后的赢家将是在ViiV和吉利德公司里诞生。

2014年,GSK的旗下的ViiV Healthcare营收接近25亿美元,其中两款抗HIV药物Tivicay和Triumeq取得了较好的销售成绩,成为了吉利德公司的劲敌,分析师预计今年Tivicay的销售额近10亿美元,到2020年,ViiV预计营收61亿美元。

尽管如此,分析师根据当下数据预估,吉利德公司在2020年的抗艾滋病药物收入将近103亿美元,无论GSK的市场营销按照原计划取得多大的成功率,也无法改变吉利德在抗HIV药物市场上的主导作用。




上一篇:手机也能检测癌症?
下一篇:马来西亚科学家在著名期刊《PLOS ONE》上发表最新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