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生尝试用基因编辑治疗艾滋病



艾滋病的治疗是当今世界医学正在攻克的难题。近日,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生物和医药技术领域2015年项目(课题)立项公布,深圳市儿童医院院长助理兼新生儿科主任付雪梅的课题“CRISPR/Cas9核酸酶靶向修饰治疗艾滋病”成功立项,获得了国家1289万的课题经费。这也是我市卫生系统首个以课题负责人立项的863计划课题。付雪梅博士的课题将尝试用基因编辑的方式以复制著名的“柏林病人”蒂莫西·雷·布朗的治愈模式。

艾滋病严重威胁人类健康

艾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由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病毒)引起。HIV是一种能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它把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T淋巴细胞作为主要攻击目标,大量破坏该细胞,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因此,人体易于感染各种疾病,并可发生恶性肿瘤,病死率大大提高。

艾滋病是一个全球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12月公布的数字,艾滋病迄今已造成3900多万例死亡。仅2013年,全球就有150万人死于艾滋病的并发症。2013年全球有210万人新感染艾滋病毒。在中国,据国家卫计委公布的数字,2014年新报告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10.4万例,较上年增加14.8%。

虽然全世界众多医学研究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至今尚未研制出根治艾滋病的特效药物,也还没有可用于预防的有效疫苗。目前医学能做到的只是通过高效抗逆转录病毒联合疗法,最大限度和持久地降低病毒载量,获得免疫功能重建和维持免疫功能,提高艾滋病人的生活质量。

“柏林病人”创造的治愈奇迹

蒂莫西·雷·布朗,一名居住在德国柏林的美国翻译,是一名艾滋病人同时又是一名急性粒细胞白血病病人。2007年,他的白血病病情恶化,在进行了三个疗程的化疗后,在柏林进行了骨髓移植。结果却出人意料,这次移植同时治愈了布朗的艾滋病,他的体内没有再发现艾滋病病毒

2009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这位“柏林病例”的文章,轰动了整个医学界。没有人确切知道是什么治好了布朗的疾病。但是医学界普遍比较认可的是,骨髓捐赠者的基因突变或是移植物抗宿主病起到了显著作用。

付雪梅医生告诉记者,一般而言,人体内的CCR5受体是R5类型艾滋病毒进入细胞必需的辅助通道。但是给布朗捐赠的骨髓里有一种罕见的基因突变——delta 32突变,可以产生CCR5受体缺失的CD4-T细胞(一种是HIV病毒主要攻击的免疫细胞)。有了这种带有特殊“武器”的“士兵”,就可以切断HIV病毒进入细胞的通道。病毒进不了细胞里复制,很快就会被消灭。

尝试基因编辑切断病毒通道

delta 32突变非常罕见,供者很难找到。如果要用于艾滋病的治疗,就必须找到一种能够大量获得delta 32 T 细胞的方法。

2013年1月份,美国两个实验室在《Science》杂志发表了基于 CRISPR-Cas9 技术在细胞系中进行基因敲除的新方法,该技术与以往的技术不同,是利用靶点特异性的RNA将Cas9核酸酶带到基因组上的具体靶点,从而对特定基因位点进行切割导致突变。这项技术也被Science杂志选其为2013年度十大科技突破。

付雪梅医生的这个项目,就是要运用 CRISPR-Cas9技术对正常的基因组进行敲除编辑,敲除T细胞的CCR5,再回输到艾滋病患者身上。这项技术有一个核心前提,就是要先做一个人源化鼠模型。也就是说,通过技术处理,要在老鼠身上先建立人的免疫系统,提供评估HIV基因治疗有效性及安全性的体内平台。

记者了解到,付雪梅医生的这个项目之所以入选863计划,是因为她已经掌握了CRISPR-Cas9技术,并也已成功地制作过人源化鼠模型,具备完成项目的基础。

付医生告诉记者,从人源化动物试验到病人的基因治疗临床转化还有一些瓶颈问题有待解决。而且还需要不断地实验证明是不是对每个艾滋病人都有效果?成人和儿童有何不同?“现在也只是选择了一个有可能治愈艾滋病的研究方向,艾滋病治疗探索的路还很长。”




上一篇:深度视角:苹果、谷歌、众安,为什么都盯上了基因?
下一篇:主角配角演绎细胞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