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礼来高管批评礼来微量创新



今天原礼来高管Bernard Munos在福布斯撰文批评老东家在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却买老药、开发鸡肋新药、投资生物仿制药,销售连续四年萎缩。在这篇题为“Eli Lilly's New ‘Breakthrough': Infinitesimal Innovation”(礼来的新突破:微量创新)的文章中,Munos列举一系列数据说明礼来领导层不作为。比如曾经是糖尿病老大,现在沦为第四。曾经上市首个生物药(胰岛素)并领导这个市场多年,现在沦为第十。新产品价值有限,无法支持礼来增长。过去几年收购大多未能收回成本,错过了肿瘤免疫疗法大潮等等。

这位Munos曾是礼来的市场部高管,一向口无遮拦,尤其是对老东家礼来近几年就没说过几句好话。文章以EGFR抗体Portrazza(necitumumab)延长肺癌患者1.6个月 生命却收费每月11430美元开头,暗指这是礼来高层与现实脱节的一个缩影。他说礼来认为需要以这个价格收回研发成本的思维更令人费解,产品价格只应与价值有关,和你自己成本没有任何关系。有人指出这样价值有限的药物实际价值应该每月1870美元,但礼来CEO曾还击说那是因为那些人没得肺癌。我们以前讲过任何新药的价格必须在整个支付体系中定义,因为在价值有限的新药花费过多必然会影响价值更高新药的使用。医疗资源不是无限的,所以这一点Munos讲的很有理。

接下来Munos说礼来的平庸表现是自己的选择,这一点就有点不公平。礼来在最近几年确实上市了几个鸡肋药物,但是礼来的产品线可是不缺高风险、高回报的创新药物。CETP抑制剂evacitrapib和粉状蛋白抗体solanezumab都是豪赌。成功失败另说,但指责礼来选择平庸我认为有失公允。任何企业产品线都有不同风险/回报比的产品组合。风险小回报小的产品最后富集很正常,因为根据定义这些产品的研发成功率较高。Munos认为Portrazza这样的产品三期之前早就该停了,但是药价的压力只是最近两三年才真正出现。回头看Munos没准是对的,但三年前是不同的现实。

礼来的收购一向力度不大,65亿收购Imclone 算是比较大的。虽然这个收购没有太大回报,但也不能算是太大失误。文中提到的另外两个收购(3亿首付收购Avid,现在只收回860万; 1.8亿收购Alnara,但唯一产品被拒)虽然基本是完败,但这点投入对礼来这样的药厂无足轻重,不能说明太多问题。错过肿瘤免疫疗法无疑是个巨大的失误,但礼来并非是唯一错过这个大潮的大药厂。事实上多数大药厂都没能赶上第一波,包括罗氏/基因泰克这样的传统抗癌高手。

礼来可能犯过战略性错误,比如饼摊的过大。现在每个主要疾病领域可能每五年只出现一两个真正优质项目,只有高强度投入组成真正的世界顶级团队才有机会成为这些项目的领导者。诺和诺德在糖尿病、基因泰克在抗癌领域是很好的例子。本人无意为礼来辩解,只想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说Portrazza是微量创新并不为过,但礼来在阿尔茨海默症的投入绝非小富即安,首次证明降糖药可以有心血管收益也提高了只要安全降糖即可的糖尿病旧标准。这些成绩不应只字不提。 




上一篇:解码中国医药创新先锋基因:四类成功模式 跨越三大“门槛”
下一篇:准确狙击耐药菌!相关检测市场尚存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