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仿佛那浩瀚宇宙中孤寂地悬挂着的星星,只能独自面对那无尽的黑暗。因为病情,他们无法彻底敞开心扉,拥抱世间所有的爱和美好。

他们被称为星星的孩子——自闭症儿童患者。

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自闭症是一种发育障碍,专家们对它进行了长达70多年的研究,探索其根本原因及治疗方案,但还是无法找到有效的方法。

自闭症是如何造成的,医学界尚且未能确定。但是能做到的是,早发现,早干预。

另一方面,自闭症治疗方法也不断在更新。

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对脐带血研究的不断深入,脐带血回输治疗自闭症的方法和价值被一点点挖掘出来。

干细胞治疗自闭症

为“星星的孩子”点亮世界

最近,262名学生将从美国缅因州的班戈高中毕业,其中一个人非常特殊。
他就是19岁的肯尼斯·凯利 (Kenneth Kelley),一名自闭症患者。

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肯尼斯在两岁时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医生告诉他的母亲马蒂·凯利(Marty Kelley),他可能永远学不会说话。

“肯尼斯八岁时,我还在给他换尿布。他的词汇量才相当于三岁孩子,所以他不太会说话,也不能回答任何问题”,母亲马蒂·凯利决定尝试干细胞治疗。她的想法很简单,希望能为儿子做些新尝试。

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经过大量研究,肯尼斯的家人带他接受了八次干细胞治疗。从肯尼斯8岁开始,他在巴拿马的一家医院接受了脐带血干细胞。在8到12岁之间,他接受了四次干细胞治疗,然后在高中时又接受了四次治疗。

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第一次治疗后,家人发现了肯尼斯的改变:他可以和别人进行完整的对话,在社交方面也更加活跃。多年来,肯尼斯的异常行为已经有所减少,并且学会了阅读、写作和社交。

现在,他高中毕业了。

他妈妈说:“在学校的考试,与其他19岁的孩子相比,在数学、写作和其他方面,他都能达到平均水平。他的整体智商跃升了20多分。”

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回想起治疗过程,肯尼斯说,“我能够开始记住事情。”

凯利一家说,肯尼斯的进步是“一个奇迹”。

他完全从一个穿着尿布,不能说话的低功能患者,康复到高功能自闭症患者。

8次干细胞输注治疗,这个自闭症孩子终于高中毕


肯尼斯准备开始他人生的下一个篇章,去一所贸易学校,或者帮助肯尼斯父母拥有的一些小企业。

“我从没想过他会读书或写作,更不用说毕业了,我曾经完全不知所措;”马蒂凯利说。

“这是旅程的结束,也是新旅程的开始。”




上一篇:初中生物:中学生物精美动图GIF,边看边学
下一篇:合肥研究院揭示线粒体发生过程与细胞凋亡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