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医生联名呼吁,几项应对新冠病毒的主张



前几天,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如果确诊病例大量增加,医院无力应对,同时,新冠肺炎的病死率维持在0.2%低水平,那么新加坡可能要调整应对策略。

这是最坏打算——到那个时候,轻微症状病人由社区诊所和家庭医生照顾,在家休养和隔离,让医院集中医疗资源,照顾最有需要的人群,包括老人、小孩和有并发症的病人。

这个策略是符合新加坡医疗体系的特点的,即: 大型医院专注救治重症病人和复杂病例,社区医院和家庭诊所负责轻症病人的医治、护理、康复。

这两天,新加坡一个家庭医生给同行发公开信,呼吁同行支持医疗体系分工的宏观策略,以家庭医生为护卫舰,支持大型医院这个母舰,为母舰护航。

家庭医生的公开信:

新加坡医生联名呼吁,几项应对新冠病毒的主张

新加坡医生联名呼吁,几项应对新冠病毒的主张

一个新加坡家庭医生给同行的公开信

临床上,(这病症)很难辨认。靠量体温没什么用。

胸透和断层扫描(CT)也许有用。但大部分家庭诊所没有这些设备。

聚合酶链反应(PCR)可以考虑。但很费时,而且资源不足。有时还会出现假阴性结果。

换句话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隐形的敌人——你见不到它,而且各种测试可能徒劳无功。即便大医院也束手无策。我们家庭医生又能做些什么呢?

1. 勿以力小而不为。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2. 同时,检查、测试病人是否有其他疾病。

3. 给病人放长病假,鼓励他们自我隔离。这样做的话,即使你手中漏了个应该确诊的病人,至少病毒只在家庭传播,不至于传播到社区。

4. 家庭医生成了抗疫主力。我们不能把重担推给医院。医院不是万能灵丹。如果说医院是航母,我们就是护航舰队。我们必须以自身挡住敌人的进攻,护住航母。

我知道这不是个优差。你无法诊断,你无法救治,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就是下一个倒下的。有人已经说过了,医学界连病毒的临床说明都还没能制定出来。

不过,在此关头,这个使命降在我们手里。救死扶伤,仁心仁术。我们必须以病人的利益为先。为了病人的利益,我们必须牺牲享乐和平静,我们当中的有些人甚至得牺牲自己的生命。

摆在你面前的,是困难,是牺牲(我希望是小牺牲)。我就问,你愿意担当起来吗?

为了你的国人和你的国家,你愿意担当起来吗?

这场战“疫”能否取胜,不取决于航空母舰的数量。而取决于我们家庭医生、家庭诊所能否勇往直前,为我们宝贵的航空母舰护航。

让我们横刀立马,诊所杀敌。

弟兄们,上吧!

与此同时,有四个医生也发生一份公开信,呼吁民众戴口罩。 在这封公开信中,四位医生说,在政府极力组织抗击新冠肺炎的同时,民众应该也为此尽一份责任,维持自己的个人健康。

他们说,我们并不是要贬低政府卫生部门的指示。 但是,为了民众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身为专业人士,我们认为有必要发出这个信息。 我们相信,政府部门会以人民的利益为本,作出合适的回应。

新加坡医生联名呼吁,几项应对新冠病毒的主张

资深医生给予新加坡人如何防范肺炎的建议:

2003年的萨斯病毒中,238个确诊病例中有33人死亡。

2019年的新冠肺炎情况却相对复杂。 被感染的患者在医院隔离室中并非总是可追踪和可控制的。 基于这种病毒较为温和,没有症状的感染者可悄无声息地把病毒传播给他人。 病毒在一定的比例下能导致患者致命。 仅通过测量体温无法很好地识别感染者。 由于他们可自由交流而不受遮掩,每天将有更多的人被感染而不自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死亡人数已超过萨斯病毒。 英国,马来西亚和韩国已经有确诊案例发生在新加坡。 科威特和卡塔尔向其公民发布了有关新加坡的旅游建议。 砂拉越则建议从新加坡返国后的人民进行隔离。

我们建议大家外出时刻带上口罩。 每人每日更换口罩是不可能的,因此可购买可洗的布料,再以适合的纸质材料缝合制成口罩。 又或者,以围巾代替口罩系在脸上。

避免不必要的接触,乘坐德士时,保持窗口的敞开; 减少逗留在有空调的地方,如购物中心与美食广场; 使用上网送货服务; 学校则该以网络形式进行教学; 宗教场所可使用电风扇和自然通风,缩短礼拜的时间,增加更多小规模的礼拜以错开人流量。

若人人能遵循这个‘戴口罩,避免接触’的宗旨,新冠肺炎有望在两周内得到控制。




上一篇:厦门华沧—关于2019-HCGK-SH2065-厦门大学翔安医院冷冻切片机、原位杂交仪和荧光原位杂交分析系统采购项目的延
下一篇:新冠肺炎“假阴性”是怎样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