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将你的研究发现转化为引人注目的封面艺术



原创 Cell Press CellPress细胞科学 在浏览各种期刊时,想象自己身处书店。
就像你漫步在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的杂志和书籍陈列架之间一样,吸引眼球的总是封面。作者和艺术家如果想引起读者的注意,就需要一些能脱颖而出的东西,不论是独特的设计、鲜艳的色彩,还是对比强烈的图像。
时至今日,人们可能主要在线上浏览书店,但设计出具备吸引力的封面,这个原则是不变的。对于一本小说甚至是自传来说,做到这一点可能很容易,但科学研究却没那么容易诠释。你如何从一篇研究论文出发,设计出一张吸人眼球的封面图片?
从交流开始
艺术创作过程中最不可或缺的步骤之一,是与插画师交流。这种初步交流能使他们大致理解文章的内容,以便在封面设计中更好地诠释研究发现。
路德维希癌症研究中心(Ludwig Cancer Research)博士后、贝阿塔科学艺术(Beata Science Art)创始人贝阿塔·米埃茨瓦(Beata Mierzwa)说:“这个交流的过程实际上在我着手绘图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封面设计的第一步就是与作者交流。”
无论你请谁设计封面,这一步都比较相似。插画师与研究人员(或他们的合著者)交流论文内容以及他们的任何初步想法,可以是作者头脑中的想法,也可以是简单的草图。
因为米埃茨瓦有科学背景,所以在开始设计、诠释核心发现之前,她会先研究一下作者发来的手稿。而其他人,比如自由职业插图画家和童书作者克里斯·盖尔(Chris Gall)则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对科学的了解越少越好。
纳尔逊·亚历山大(Nelson Alexander)是Cell Reports近期发表的一篇论文的共同作者,他找到盖尔为他们的研究设计封面图片,盖尔已经有几个设计方向,但并没有涵盖研究背后所有的科学知识。
“我认为纳尔逊不希望我读完整篇论文,因为他担心我会迷失在错综复杂的内容里,”盖尔说,“他想简单点,因为最重要的是概念。”
插画师的工作是在更多人所熟悉的背景下,把作者在论文中提出的概念重现出来。“我要确保科学发现是人们关注的主要焦点,”米埃茨瓦说,“所以即使图片背景十分抽象,我依然试图维持其辨识度。”
类比也有助于封面的设计。盖尔最初想到的类比,是把混合肿瘤的分析比作采矿业,他在最终设计稿中采用了这一想法。他说:“我需要为这个过程找到一个视觉隐喻。”
最终成果是什么样的呢?盖尔设计出了一个由橙色、紫色、蓝色、红色、黄色和绿色水流组成的瀑布,这些水流融合成一个彩色的湖泊。想出这种视觉隐喻并非总是那么容易,在与插画师交流时,一定要展现你对研究发现的热情。这可以帮助你传达自己的想法,而无须给出明确的指示。
“对于那些对自己正在从事的研究感到十分兴奋的科学家来说,这个过程实际上要容易得多。”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李拉海心脏研究所(Lillehei Heart Institute)的平面设计师和媒体艺术家辛西娅·法拉第(Cynthia Faraday)表示:“因为当他们十分兴奋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是美丽、令人惊艳的,这会让我更能以一种美丽和惊艳的方式去呈现他们的研究发现。”
进入设计流程
法拉第说,“第一次交谈后,我通常会绘制几个简单的概念草图发给作者,征求他们意见。我们一起选出比较好的草图。”
封面设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虽然艺术家在设计时可能拥有一定的自由度,但更多的时候,需要反复交流以确保设计出的封面能正确反映封面研究的科学发现。
“他们确定了我个人最喜欢的像素艺术风格后,就实际描绘的内容进行了几轮概念性的迭代。”麻省理工大学博士马克斯·沈(Max Shen)最近和他的团队一起为Cell设计了一个封面。“对我来说,创意是封面设计的灵魂,所以有一个好的创意真的很重要,”他说,“对于展现科学研究的封面图片或者艺术作品来说,当其象征意义或简单性,以及给人的印象,先于广泛的科学细节和准确性时,取得的效果会更好。”
在选择最终设计方案之前,插画师通常会给出几个草稿,从原始草图的改进版到展示论文核心内容的不同设计概念。法拉第表示,在完成最终设计之前,通常会有第3稿、第7稿,甚至第10稿。
在整个过程中,大多数插图师都会与作者定期交流,以保障科学准确性,并确保设计方向无误。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T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的博士生伊万·阿里奥拉(Ivan Arreola)表示,他们在为自己的Cell Reports文章设计封面图片时,与实验室负责人李文宏博士(Dr. Wen-Hong Li,音译)持续交流,最终打磨出了设计稿。
阿里奥拉说,“我的第一份草稿并没有真正抓住研究项目的本质,得益于李博士的帮助,以及他对封面设计投入的大量精力,我们才设计出了正确的东西。”
DrawImpacts的创始人艾玛·维达尔(Emma Vidal)希望作者能全程参与设计,她说:“设计过程更多是来回交流想法,我经常会让作者确认,以确保我的设计方向是正确的。”
在起草了一些不同的概念和艺术效果图后,维达尔会向作者展示这些设计。一旦作者选定了他们认为最能体现研究内容的设计,她就会提升其艺术效果,最终完成作品。
虽然将复杂的科学发现转化为全面的艺术作品可能很困难,但这也很有趣。盖尔说,“主要的困难是确保每个人都能理解,确保每个人都可以看着封面,然后说,‘啊原来如此,我知道它象征着什么了’。”
维达尔补充道:“你必须创造出一个非常醒目、吸引人的封面,但同时又必须非常清晰易懂。”一旦完成了最终设计,那么对作者和插图师来说,剩下的就是等待了,维达尔说:“是由编辑来选择最终的封面,我们完全无法干预最后的决策过程。”好的设计可以推广研究
那么,是什么吸引研究人员去设计封面?这对研究有什么帮助?
阿里奥拉说,“除了阅读文章或出版物,实际上我们可以直接用艺术来沟通。”维达尔补充说道:“封面的设计始于一个故事、一个概念,随后用插图披上一层外衣。”
设计封面图片可以让人们从新的角度来看待科学研究。科学不再是手稿中的文字,而是从论文中被提取出来,并以研究人员和普通大众都能接受的方式呈现出来。
米埃茨瓦阐述了结合艺术和科学的好处:“艺术有助于传播,当然,欣赏完封面图片后,人们得回到论文中去欣赏这些科研发现。”
沈博士对此有更多想法:“我认为它有助于提升人们对科研成果的意识,扩大研究的影响力,特别是在普通人群中。封面图片有助于突出在任何特定时刻正在进行的、令人兴奋的科学研究。”
封面图片不仅可以让普通民众增进对某个研究领域的了解,而且给了插画师一个机会去了解他们专业领域之外的各种科学领域。
米埃茨瓦表示:“我从未想过,我能通过我的艺术创作来了解其他的科学领域。”
一张有创意的封面图片也有助于让研究本身在其他科学家心中留下印象,这是米埃茨瓦的亲身经历。
她回忆说:“我当时正在研究细胞分裂的最后阶段,即切断两个分裂细胞之间的桥梁。我画的是两个细胞拿着剪刀把桥剪开,并开始在科学报告中使用这张图片,我注意到,不论是在会议上,还是我所在的研究所,虽然我的研究展示已经过了许多年,但人们依然记得我的研究,因为他们把这幅画和科学内容一起记住了。”封面图片可以帮助推广研究,让它拥有广泛的受众,从同领域的科学家到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甚至是普通民众,优质的封面设计会让你的研究以出乎意料的方式传播开去。也许,只是也许,人们甚至会从书架上拿起那本期刊来翻阅。
作者简介
玛德琳·迪佩尔
Madeline Dippel
玛德琳·迪佩尔是Cell Press细胞出版社旗下期刊Immunity的出版编辑(Production Editor)。从2019年开始,她先是参与了从Cell到Neuron等一系列期刊的编辑工作,随后担任了Matter、Cell Systems、Med和Cell Reports Medicine的出版副编辑(Deputy Production Editor),最终成为Immunity的出版编辑。在获得新闻学、国际研究和阿拉伯语学士学位后,她决定加入Cell Press细胞出版社,完善她的语法技能,编辑科学论文,并最终拓展到通过论文编辑、撰写博客文章和新闻稿来帮助研究人员推广研究。




上一篇:亨氏重磅推出五重有机新品,布局高端辅食市场
下一篇:百诚医药:公司正在进行研发尚未转化的主要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