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系色彩过于浓烈是喜是忧?有方科技冲击科



  该公司创始团队多为中兴背景,也许正是这一点吸引了投资界的诸多知名人士。但在供应链中处于弱势地位使其在盈利方面难有起色,而这一境况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

  《投资时报》研究员 时雨

  18分钟,125位亿万富翁。7月22日撩开面纱的中国科创板再一次成为一架“造富机器”。截至10月8日,科创板上市企业已达33家。

  在众多投资界知名人士眼中,作为中国首个实行注册制的板块,科创板的火爆或许都在预料之内,在企业招股书受理前夕突击入股者也不在少数。

  比如深圳市有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有方科技)。在其向科创板递交招股书两个月前,美的系基金就认购了该公司200万股股份,更有意味的是,4年前,格力电器(行情000651,诊股)(000651.SZ)还是有方科技的第一大客户。

  资料显示,有方科技是一家物联网接入通信产品和服务提供商,该公司主营业务为物联网无线通信模块、物联网无线通信终端和物联网无线通信解决方案的研发、生产(外协加工方式实现)及销售。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有方科技曾登陆过资本市场。2016年2月,该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两年后的2018年5月,有方科技终止了在新三板挂牌转让。

  一直以来,有方科技颇受创投机构喜爱,包括万物成长、深创投、昆石天利、昆石创富、红土创业、美的产投在内的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均对该公司有所青睐。招股书显示,深创投目前直接持有有方科技4.02%股权,还通过旗下的红土创业持有该公司1.38%股权,合计持股5.40%;实控人同为邓大悦的昆石天利及昆石创富则分别持有有方科技3.30%、2.37%股权,此前邓大悦曾在长城证券(行情002939,诊股)、健桥证券工作经年,并出任过招商证券(行情600999,诊股)投资银行总部副总裁。至于正在车联网领域发力且可能成为有方科技重要客户的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亦通过疌泉安鹏、安鹏创投合计控制该公司5.45%股份。

  此外2018年8月,浚泉信远以15.80元/股价格认购有方科技63.29万股,占公司0.92%的股份。资料显示,浚泉信远的第一大股东系A股上市公司报喜鸟(行情002154,诊股)(002154.SZ),其持有浚泉信远42%的股权。

  当然,美的系的亮相更引人注目。今年3月,有方科技进行第三次增资,美的产投以3160万元认购有方科技200万股股份,认购价格为15.80元/股。增资后,美的产投持股比例为2.91%,此次增资也被认为是“美的系基金突击入股”。

  仅仅靠一个广域物联网概念或者说车载智能连接的“人设”,即能让美的系以及一干著名创投对这家物联网服务商如此青睐?《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这家公司核心团队中有多达26人曾就职于中兴通讯(行情000063,诊股)或其关联公司,更准确的说,除了三位独董及财务总监,公司核心团队皆有着明显的“中兴标签”。特别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即为前中兴通讯副总经理王慷,目前其合计控制有方科技38.26%股权。

  资料显示,现年49岁的王慷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微波通讯专业,曾在陕西省千山电子仪器厂工作,而后者是中国飞机“黑匣子”的诞生地。从1998年2月至2009年12月,王慷在中兴通讯工作长逾11年时间,之后其主导成立了基思瑞科技并由此派生有方科技。可以看到,王慷在个人创业阶段或充分利用了自身之于中兴通讯的人脉关系。

  对于这些细节,上交所自然有所关注。在日前向有方科技下发的问询函中,有多个问题涉及到该公司高管层背景。

  高管多为中兴背景

  向科创板提交首发上市招股书月余,有方科技即收到上交所出具的《问询函》。问询函中,上交所提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慷于1998年3月至2009年12月任职于中兴通讯,而2009年12月起有方科技存在以王慷为核心的创业团队的股份代持行为,同时发行人的多数董监高以及核心技术人员曾就职于中兴通讯或其关联公司。

  就此,上交所连续发问:“现公司高管是否为中兴通讯等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是否参与公司相关专利研发工作?中兴通讯等公司的主要客户或供应商是否与发行人存在重叠情形?发行人现有专利与中兴通讯等公司的专利是否具有相关性,上述人员是否存在实际控制人以及其他核心人员将职务成果投入发行人的情形?”

  除此之外,有方科技还被要求补充公司的业务起源和技术来源,是否存在来自于中兴通讯或其关联公司,以及是否具备自主创新能力等依据。




上一篇:可食用动物对抗生素的抵抗力几乎增长了两倍
下一篇:蔡冠深:航空经济可成为澳门未来产业多元化重要一环